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散文 > 穿越虚光的少年

穿越虚光的少年

时间: 2021-03-05分类:散文 点击:43
 

  文/忆凡
  
  ­­去的尽管去了,来的尽管来着,去来的中间,无论时光怎样的匆匆,我总是对自己说,嘿!记得快乐,要用力的活……
  
  在我十六岁的时候,梦里总会出现一个着薄衫的英俊少年,骑着单车穿越一整条古朴的香樟街道,在清晨的虚光里,逆光而行。我不知道,在他的身上曾经有着怎样的故事,又是为何如此如此的、重临此梦。
  
  今天我在温州,在温州的某个角落,在键盘流淌的冰冷温度里,再度感到有些事情我们无法左右,比如,交叉而过的冷漠人群;比如,偶然的午夜伤怀;比如,难以横渡的时光之河,比如,比如……
  
  作家说:每一片阳光的背面都曾有一片阴影,而成熟的人仅仅是在漫长的人生里学会将它隐藏。
  
  十六岁,将自己置身于文字的游乐场,满怀着激情与梦想。
  
  十六岁,青草香和柠檬酸的味道。
  
  十六岁,快乐和忧伤的交替点。
  
  十六岁,那个幸福美满的青涩的梦。
  
  十六岁,喜欢陆缄的诗歌,喜欢那些温柔得仿佛潺潺溪水的一字一句,吐露着幽兰般馥郁的花香,如同前世菜地里不曾长了翅膀的梦的精灵(蝴蝶)
  
  十六岁,在看到心仪的女孩一刹那,清晰得能听见自己心脏跳动的旋律;而总是在下一个瞬间,会把目光投到别处,然后,然后若无其事……
  
  十六岁,……
  
 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,那么我亲爱的,十六岁,你去了,什么时候再回来?
  
  当时光几度变迁,海洋和陆地开始新的一次轮回交替;当饱受风雨沧桑,缕缕银丝不着痕迹地攀上耳鬓;当身体每况愈下,风霜迟暮悄然来临,在这样的时刻,我发出的又是怎样的感慨呢?抑或是茫茫然对着浩瀚的星空,缄口不言。趁着年轻,趁着双手还有些灵性的时候,尽量将这些青春铭记吧!
  
  每个人的身上,每段青春,都如同一句句缠绵忧郁的诗行,附着无尽的眷恋与哀伤,一时纯洁如雪,一时魅惑如兰。
  
  不知不觉我也将迎来十七周岁的生日(后天),有些欣喜,又有些惧怕,没有任何理由。
  
  这些你们懂的。
  
  好吧,《穿越虚光的少年》,献给忆凡的所有好友。在此后美好而沉重的岁月里,无论是明月清风,还是山水渺茫,我都庆幸,此生与你相逢。
  
  看帖子的朋友,记得送上生日祝福哦!
  
  张一帆2011.4.21温州
  
  忆凡——腾讯博客:307362341
  
  

(责任编辑:终点)

上一篇:与玉相伴

下一篇:穿越千年的目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