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散文 > 若水三千,只取韶华一瓢而饮.

若水三千,只取韶华一瓢而饮.

时间: 2021-03-05分类:散文 点击:46
 

  当世界开始荒凉,为寂寞铸造起冰冷的城堡,你在何处安睡?是否会抱紧自己,忘了外面的喧哗?
  
  与谁相恋,忘怀于伤秋的夜。当熟悉的梧桐树上不再停着那只麻雀,有份浪漫早已不再爱恋。
  
  谁,开始疯狂的喜欢暗夜;谁,开始疯狂的忘却怀念;谁,开始疯狂的倾听雨声;谁,开始疯狂的爱恋深邃胡同。
  
  一份惆怅,一份挂念。早已消散,散于那个凛冽寒风的午后,散于那声再见之后。
  
  你说想当个游人,能就此匆匆走过那个小镇,走出那薰衣草飘香的季节。他你想做个诗人,能就此为爱谱下一首诗,能如诗般恋到自己的天荒地老。
  
  仅是咫尺天涯,换来苍凉相枕,有人说,此谓爱情;
  
  仅是执子之手,换来一瞬绚丽,有人说,此谓爱情;
  
  仅是促膝而唱,换来一纵即逝,有人说,此谓爱情;
  
  泪落,过客,本是“心有灵犀”之作,空换孑然之落寞。
  
  倘若记得彩虹的样子,为何有人却舍得转身不看那种属于幸福的样子;倘若记得那些完结的童话,为何有人却还是决然走出那个纯白世界;倘若记得那片漂浮的白云,为何有人还是忘却了曾许下的蔚蓝誓词。
  
  雨止,魂牵梦断,阁楼,古老恋曲。唱着天荒地老,沿着青苔小路,走成了各自天涯,遗忘彼此曾经那般熟悉的样子。
  
  伫于岸上,看桃花落尽,看春泥染霜,看日出日落,看相遇的人随时间流失而一点一点消失在转岸处,你终究明白,一切到头都是如风,如风无自己形态,如风无自己的梦。
  
  有人曾说,人之悲凉,不在于他看到了世界的荒凉,而独无视自己在荒凉的世界中流浪。你释然,望穿红尘,唯独望不见心之所在。心,为何物?我笑而不语。
  
  云动,你不动。你翘首相望,即使时过境迁后,你依然挂念那黑色的眸,依然念念不忘那飘着淡蓝细雨的天空。你说,韶华,只取一瓢而饮,生命旅程还是长到无以形容。你说,韶华,只取一瓢而饮,悲伤依然执着躺在手心。我聆听你的无奈,想着你要的晴朗。
  
  千年过后,断壁残垣。你的忧愁似海,成了一堆残骸。
  
  万年之后,韶华苍老。他的烟草低迷,成了沧田桑海。
  
  文学交流群:134267531
  
  

(责任编辑:终点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