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散文 > 忘记了你,只是偶尔会想起

忘记了你,只是偶尔会想起

时间: 2021-03-04分类:散文 点击:81
 

  不记得有多久没出来走动了,突然发现自己越来越懒了。整天除了上班时间,就一个人闷在房间里,朋友约去逛夜市,也不想去。曾经,总喜欢在一个天空中挂着星星的夜晚,和几个同事一起逛夜市,逛完夜市,逛超市,逛完超市再去小吃街。逛够了,就回去睡觉。那样的生活,是我一直渴望的,那样的生活觉得很充实。
  
  为什么你要出现?你的出现,让我放弃了那种生活,可我觉得很值得,我不后悔我当时的决定,真的。你说,你喜欢宁静,不喜欢太吵闹的地方。我听你的,没有再去过夜市,虽然我心里很想,很想,但我还是控制住了我自己。我从来没有要求过你陪我去,虽然我很想你陪我去,让我那些朋友们知道,我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。
  
  为什么你要出现?你的出现,我放弃了与朋友一起相聚的时间,我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陪你。陪你坐在小公园的草地上一起看星星,躺在你怀里,数着你的心跳。陪你走在一条无人的街,只有我,只有你,还有灯光下,我们紧挨在一起的影子。陪你看日出,看那万道金光之下,你那泛着金色的脸。
  
  为什么你要出现?你的出现,扰乱了我的整颗心。我发现我的生活没有了方向,只有你,你似乎成了我的方向。我是不是很没用,除了工作,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?有时候,工作的时候也会浮现你在月光下的脸庞。时时刻刻想见到你,有你在,我就不怕迷失方向,有你在,我就不再害怕,有你在,我就不会再胡思乱想。
  
  太阳,忙了一天,似乎也累了,渐渐收回了那耀眼的光芒,放在了身体里,使自己变得越来越红。慢慢地向西边的山际靠近,整个西边的天际变得火红,红得让人害怕。火红之后,寂寞又要来临了,是要来了吗?还是一直都在,或是已经存在很久了,我不知道,也不愿去细想。
  
  每次细想的时候,大脑就会不听话地胡思乱想,不愿去想的事,便会在不经意间想起。我想活得简单一些,人干嘛要活得那么复杂,活得那么累。就像现在一样,整天一个人,简单的生活,说我懒也好,说我笨也罢。
  
  夕阳下有我,还有我的影子,还有缓缓拂动的微风,迎面而吹。发丝在微风下,凌乱着,三月的天气依旧有点冷,双手本能地紧了紧外套。由于是刚洗过头,头发还没有扎好,现在的头,看起来一定很狼狈。还好,这是一条僻静的小道,走了这么久,还没有遇到一个路过的人。外面的空气比房间里可要好多了,是不是以后该常出来走走!
  
  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,不知不觉地放慢了脚步。公园,怎么会来到了这里?一切未变,只是如今,却是我孤单一人。空气中,流动的是草木的味道,这是春天,地上的草都长出了新芽,还有柳树,也长出了绿绿的新叶……还有一股花香。沿着公园里的弯曲小路,静静地走着。
  
  公园真的很小,很快就走完了一圈,也许是我走得太快,也许真的是公园太小。有点累了,就坐在了路边的椅子上休息。为什么从走进这里,心就难以平静下来。就算坐在椅子上,依然如此。“姐姐,你在等人吗?”一个五六岁,梳着两个小马尾辫的小女孩,突然看着我天真地问。
  
  等人,我突然惊愕!我是在等人吗?我等的人还会来吗?这里已经没有了他的味道。“姐姐就一个人,没有等人。小妹妹,就你一个人吗?”我微笑地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妹妹,说道。“不是,我和爸爸妈妈一起来的。”小女孩高兴的回答道。好像是因为不是一个人,而感到自豪一样。
  
  这时,从假山的另一边走出来一对年青的夫妇,男人搂着女人的腰,不停在女人耳边私语,女人满脸是幸福的笑容。估计是听到了小姑娘的声音,男人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女人的肩膀,另一只手从女人腰际慢慢轻开。走到小姑娘面前,慢慢屈身蹲下,将小姑娘抱起。“雪儿,该回家喽。”男人温声道。
  
  从一开始,男人脸上就带着微笑。“雪儿,跟这位姐姐说再见!”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。“姐姐再见!”小女孩乖巧地向我道。他们走了,男人左手抱着小女孩,右手搂着女人,他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这片傍晚的暮色中。
  
  这就是所谓的幸福吧!可我这一生,还能拥有吗?突然,有一片树叶飘到了我的手臂上,从树叶的形状,我看不出是什么树的。但我深深地知道,这不是一个落叶的季节,为什么又偏偏就这么一片叶子飘落呢?现在的风,真的很微弱,很细小,那么,一定不是风的追求了。难道,真是树的不挽留吗?
  
  那你的离去,又是为什么?我用尽了所有,也无法将你挽留。你是因为你的追求而离开的吗?也许,是的,你走的时候,云淡风轻,你走的时候,只是一句抱歉。真的只需一句抱歉就可以了吗?你欠我的,又何止一句抱歉!
  
  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,路边已经亮起了淡黄色灯光,也该回去了。收拾了一下心情,离开了这个公园。也许,不会再来了吧,有些事,既然已成回忆,那就何必再去想;既然叶子的离去是必然,那执着又有何用;既然再多的沉沦也换不回从前,那又何苦为难自己。但是,我真的能做回从前的自己吗?那个向阳而生的女子。看着无尽的夜空,真不知道谁能回答我?
  
  【原创随笔QQ:200841948】
  
  

(责任编辑:终点)

上一篇:别了

下一篇:发明家蔡伦的另一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