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散文 > 春光不修自旖旎

春光不修自旖旎

时间: 2021-03-01分类:散文 点击:89
 

郭之雨

春不是顽疾,风一吹,就长。

封锁被春风撬开口子,大面积的无聊,压抑,郁闷,焦虑集体逃亡。蝴蝶陷进菜花里,轻松爬到柳芽上,河水还了清澈,天空那么辽阔,芽孢情窦初开,我们再不是戴着口罩的模样。

春天了啊!

春天是个多情的季节,春天像萝卜要发芽麦子要结穗,激情不可遏止。

因为久居未出,日子也过混沌,各种感觉接近麻木,直到有一枝玉兰,伸到窗口,花蕾缀枝,每朵毛茸茸的苞,像雏鸟欲飞,这时才惊觉,人间的春天已经来临。

春风,是一付弹得响的弦,满世界都是它的演奏。

春日,也是人们展望未来的日子。

我住穆庄。穆庄是农庄。穆庄四周是说不尽的田野,生命的冷峻与高远便悬浮在田野上空,铸成一页页印有墨迹的记忆。

何不去原野会会阳光,会会风声?

屋外,春风荡漾,阳光流泻,灌满新绿和春光的大街上,能从喜鹊叫声中辩出音符,尤其最能体现春天气息的是街岸墙根下一蓬蓬迎春,这一丛金黄格外醒目,迎春开后,又会长出一蓬葳蕤绿树时,正艳了墙外桃李,杨树上也是激情澎拜的无数杨花了。

走在田野上,不经意回首,发现不远处,出现白亮亮一线水,好像原本就有一条河,朝河边走,走近了,水不见了,回头,刚才站过得地方,也是一线水一条河,哦,这才想起老人嘴里说起的,这就是风水。阳光下,春风流动形成的奇观。奇观的形成,太阳须是丽日,风须是微风。但也须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,还须配合一副恬静好心情。

几个流着鼻涕的孩童,嘴里衔着柳笛,肚一挺,呜呜响出一片诗意。

的确,在风水浸润下,春天显得又嫩又鲜亮。麦苗已经发起来,一垅一垅像马鬃,野菜一棵一棵,一颗一棵的野菜使的白地有了绿色,榆钱在榆树上开放,柳絮飘飞,众多柳絮被风拢到垄坎下,疑似倒春寒,降了一场积雪。垂柳挺立沟边,柳条错节,抽出尺尺柔情,编成三月天,无论树干枝头,浑身青绿,似乎能看到里面汁液流动。

走走或停停,都会让人悟到春天蓬勃与生机,心也跟着春韵甜甜发酵,当然,大自然给予的不仅仅这些,比如接下去还有:叹鸟鸣不解风情,撕碎桃花梦。

桃园,远处近处的桃园,红霞一样铺开,仿佛已经在这生就三生三世。有鸟鸣,那美妙的叫声,像是泉水从太阳上叮咚泻落,先是一声,后来声声,如珠似玉吐出来,似乎无穷尽。也有鸟在树梢飞,搅动的空气跑起来,追得花香四散,很愉悦,很迫切。然后,撒下许多细碎姿势优美的鸟影,落回不可知的去处,但叫声依然如潮,扯着大片无垠的幽静。不知桃花梦在这叫声中破碎还是在这叫声中沉向深浓。

穆庄村东有条年轻的河,河边,春风押解着一波又一波春汛,涉水而来。一个老汉蹒跚在堤岸,挥动绑了红布条长鞭,把一群麻鸭轰到河水里,再看,连鸭子都被河水染成绿色的。老汉并不注意这些,双腿略略叉开,把鞭杆杵在地上出神,那神情,欲借东风完成一次泅渡,去对岸会会那些背筐子提篮子,手持弯刀挖野菜抢春的人。

河堤远处,牛撒着欢儿,羊撒着欢儿,人也撒着欢儿,一位娉婷少女,扎着红纱巾,发稍顺着风向跑,手里拿着手机,框向面前的万姿春情。

人说,一些美好源于春天,没错!在这琥珀色阳光和翠绿春意里,春风篆刻出,朵朵红,朵朵粉,朵朵黄,朵朵紫……千朵万朵像决堤。

我们要活成树,活成树的根,被蕴藏在泥土下面,有延伸的自觉和努力,有舒展的希望和企图,给春幸运,给春醒后的旺盛和资格。

蓝天真蓝,白云真白,云朵在蓝天里,不轻不重地飘。田野喧嚣。旖旎在春天安家落户,人世间便能前程似锦。


作者简介:

郭之雨,自由人,赤脚东西南北中。鲁迅文学院第一期学员,曾有文集《情到深处人静思》出版,又有长篇《活棺材》问世。《作家前线》签约作家。首届《才子》杯全国征文小说类奖项获得者。